西湖龙井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

樊生华

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西湖龙井炒茶大师,已经有四十余年的炒茶制茶经验。5月2日至3日, 由杭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、西湖区人民政府主办,以“振兴传统工艺,传承中华文化”为主题的“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绿茶制作技艺大赛”在西湖区举行。我们带您认识一位43年坚守龙井茶“标准”,把每一锅茶炒到“精益求精”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人樊生华。
一到樊师傅的家门口,我就闻到了浓浓的茶香。在直径1米的炒锅前,他边炒茶边介绍: 清明节前后是最佳炒茶时间,炒出的龙井,茶味更浓。
炒了一辈子的茶,如何分辨成色 樊生华大师说:

择茶,亦需真人道眼。机器茶和手工茶是有区别的,一喝一比较,就知道这其中的好坏,茶,是天底下最不会说谎的。樊老师就是这样一个质朴的人。话,极少。作为制作龙井茶的大师,不管外界如何赞誉,他始终就是一句话:“我会尽力把茶炒的再好一点”

樊师傅手上布满了厚厚的老茧
还有几处已经破裂的火泡。

纯手工制作,用太极的手法炒龙井。在那甘香如兰的背后,是满载的艰辛与汗水。我们只知道龙井以细嫩著称,却不知道500克的特级成品茶,是由3﹒6万朵完整嫩芽叶组成;也不知道,整个制茶过程需要历经九道工序,几乎可以说:“龙井是靠一颗一颗摸出来的”,所以与其说是制茶,还不如说在雕刻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

每逢炒茶时,都要亲自上阵,通常一炒就是一个通宵。每次炒完,还要泡一杯,自我品评。为的是让心中有数,好不好,好好在哪里,或者欠缺的地方有什么东西,改一下,按照这个用心做茶。一锅茶没有不重要的东西,耐心认真是一方面,龙井茶有一个标准,你只有每一锅茶要精益求精,这锅茶炒的不怎么样,那下一锅改进。
作为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绿茶制作技艺的代表人物,平日里,除了炒茶,樊生华最重要工作就是带徒弟。笑说“趁自己还干得动,多教几个年轻人,把老祖宗留下的炒茶手艺一代代传下去。”

 

2001年夏,浙江省杭州市确定了西湖龙井茶基地的保护范围:东起虎跑、茅家埠,西到杨府庙、龙门坎,南起社井、浮山,北至老东岳、金龟井,共计168平方公里。老焦山下的桐坞村,即处于西湖龙井基地的保护区范围内。

樊生华老先生就是在风景如画的桐坞村长大的,村子后面是茶园,家家户户都种茶做茶为生。樊家也不例外,家里一代代都靠种茶卖茶吃饭,樊老从小听着爷爷讲桐坞村的茶间趣事。

手工炒茶工艺代代相传,小时候不觉得炒茶有多苦,看父亲总是熬夜炒茶,用针为父亲针挑水泡,摩挲着焦黄的手掌,待十四岁开始学习炒茶时,才知炒茶的艰辛和坚持。跟着当时小有名气的炒茶师一心学炒茶,师傅夸他勤快好学,便把自己掌握的炒茶要领都教给他,樊生华的技艺自然也纯熟老到。年纪轻轻的樊生华茶做得越来越好,甚至超过了他的父亲。

作为土生土长的西湖人,四十余年制茶经验,对西湖龙井产区的土质把握炉火纯青。土质好,植被繁茂,这样的环境,才能种出好茶,樊老深有体会地补充到。

除了土壤,茶树的种类樊老几乎“倔强”地执着。在他心中,群体种是无法代替的。他从祖父继承的七亩茶园,全部是群体种。

群体种颜色近糙米色,叶片形状大小不是特别均匀。冲泡之后,除了兰花豆香气外,还有点花果香,很有内涵。

群体种采摘时间较晚,要到清明前几天才可以开园采摘。早些上市的茶总是能赢得先机,见自家的茶迟迟不见发芽,樊老心里说:茶好,等些时日又如何?韵味悠长的群体种是值得等待的呀!

对于炒茶,樊老说,对温度、力度的掌控要做到心中有数,不是用手在炒茶,而是用心在炒茶。

樊老把自己的炒制手法总结了一下,有十个动作:抓、抖、搭、拓、捺、推、扣、甩、磨、压。一个“炒”字,其实蕴含了很多信息,龙井的光滑扁形,鲜爽高香,靠的全是手上功夫。

因为炒过四十多年的茶,樊生华的手掌被铁锅磨得很光滑,掌间的纹路已经不清晰。这样一双手,一旦与茶相连,在锅中或压或抖,或甩或扣,动静之间,如中国的太极,行云流水,掌间生风。
对于西湖龙井,樊老想做成自己一辈子的标签。希望在西湖龙井这个大产业中,手工茶能有一席之地,手艺能够得到足够的尊重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