描金万福纹扶手椅

原版:

扶手椅金碧辉煌,灿然生彩。通体的雕刻、攒接、描金,错落有致,章法有循。

绘工满饰,繁而不俗,富丽奢华。

这把扶手椅子上部皆不用大料做,拐角处用格角榫拼接,这里可以看出用料 (省料)之恰到好处,匠心独具。 

其上一笔一笔绘上的 金纹样,数百年后依旧熠熠光彩。 

明《髹饰录》载:描金,一名泥金画漆,即纯金花文也。朱地、黑质共宜焉。

沈福文《漆器工艺技法撷要》记载有描金工艺的过程:在完成推光的黑色漆面上,用金脚漆描绘花纹线条待绘漆干燥到百分之九十以上(漆面尚未完全干固),用丝绵着金箔细粉,轻轻将金粉揩上。漆线完全干固后,再用丝绵揩除多余的金粉,即成描金花纹。

描金的技法有用金勾勒轮廓显出凸出纹理的细钩法,用刀雕刻显现为阴文的梳理法,在金色花纹上在用黑漆描写的黑漆理,还有用金描画的彩金象。此椅所用技法则为 彩金象。 

在中国漆艺史上,描金漆艺技术曾有过两个非常繁荣的时期:一个是战国,一个就是清代。

而由这一张扶手椅,则可一窥清代描金的超高技艺。

绮丽不俗,疏密有致。

或许因为藏在深宫,少出现于展览著录,这把扶手椅名气并不大。据闻清宫家具的制作,常直接由皇帝过问审批。各朝《活计档》曾记载康熙雍正乾隆几代皇帝审核修改家具设计制作的事情。

在描金家具中,椅子较为少见,因扶手,牙条,腿足这些纤细的构件十分考验构图设计,一失手,就过满且繁琐,变成暴发户气质。

因此描金家具大多为大件,如柜子、罗汉床、屏风等,或为小件,如各种盒子。描金椅子故宫也另藏有几件,但都不如这件章法有序,装饰瑰丽,既兼顾生活情趣,又彰显皇权威仪。

复刻:

复刻故宫博物院藏品


长67厘米
宽57厘米
高104厘米

扶手椅通体紫檀木制,席心座面。高束腰浮雕绦环板,内外饰描金卷云纹及花卉纹,束腰下带托腮。靠背扶手以小块木料做榫攒接成拐子纹,正中嵌万字,并于两面饰描金蝙蝠及卷草纹。牙条与腿结合的转角处饰云纹角牙,垂肩直腿,回纹马蹄。
这件扶手椅通体的雕刻、攒接、描金,错落有致章法有循。绘工满饰,金碧辉煌,灿然生彩。

故宫藏品之
描金漆家具欣赏

【黑漆描金云蝠纹靠背】 靠背,明清以前称为“养和”。此器独特之处在于座面心板和燮龙纹围栏空隙中镶嵌燮龙纹花牙,系用一种名叫“太乙紫金锭”的香料片制成。


【黑漆描金皮球花扶手椅】 此椅难得之处在于各式皮球花的纹理无一相同,说明在制作这件家具时,匠师们发挥了极强的创造力以及娴熟的绘画功底。

黑漆描金西洋花纹扶手椅】 扶手椅的黑色漆地与金色花纹相互衬托,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,使这件家具显得俊秀挺拔,神气十足。

【黑漆描金龙凤纹绣墩】 绣墩木胎,通体髹黑漆,墩面饰描金龙凤纹,寓意“龙凤呈祥”。

【黑漆描金勾云纹交泰式绣墩】 绣墩通体髹黑漆,墩面彩漆绘宝相花纹,边沿饰描金枣花锦纹,侧沿饰描金云纹。此绣墩与众不同之处在于,墩内正中有一立柱连接墩面和墩底,以此承重。

【紫漆描金团花纹绣墩】 由于此绣墩采用浮雕加描金两种工艺手法,因而产生了高低不平,富于变化的独特效果。

【黑漆描金福寿纹靠背椅】 靠背椅通体髹黑漆,背板透雕卷云纹,满饰描金蝙蝠、团寿字、杂宝纹、番莲纹。

【紫檀嵌珐琅漆面描金团花纹方杌】 方杌以紫檀木制成,正中以黑漆为面,以描金彩绘手法装饰蝙蝠勾莲团花纹


【黑漆描金西洋花纹扶手椅】 扶手椅的黑色漆地与金色花纹相互衬托,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,使这件家具显得俊秀挺拔,神气十足。

【黑漆镶湘妃竹团寿字靠背椅】 此椅靠背及座面为木胎髹黑漆,搭脑、立柱、脚足、牙子及横枨均为湘妃竹制成。

【黑漆描金花草纹双人椅】 此椅可供双人同时坐,其特点是似两椅整体相连,有两靠背和六腿足。


【紫漆描金卷草纹靠背椅】 椅通体黑漆地,搭脑、椅柱、座面边沿均饰描金卷草纹,牙子饰描金燮龙纹间杂宝纹,腿子和枨子亦饰描金卷草纹。

【紫漆描金花卉纹靠背椅】 靠背椅通体紫漆地,紫漆上饰描金花卉纹。

购买咨询
关注大雅堂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