胭脂醉金把铫子壶

铫子这个词并不新鲜,至少在中国宋代就已经把烧水的那个吊斗叫铫子了,唐以后盛行煎茶,用于煎茶的器物就叫茶铫,这种茶铫后来传入日本,可能是后来烧水茶壶的祖先吧。胭脂醉金把铫子,美而不妖,艳而不俗,千娇百媚,古雅与时尚并存。

清代,文人雅士又将饮茶、品茗上升为一种典雅的文化艺术活动,制订出一整套“清规戒律”。

清初,隐居不仕的前明遗老冯正卿,在《岕茶笺》中,提出的“七忌”,堪称品茗艺术的集大成者。

饮茶亦多禁忌,所谓“七忌”:


一、“不如法”,烹饮皆不如式得法;
二、“恶具”,饮茶与烹茶最忌讳茶器、茶具粗恶不堪;
三、“主客不韵”,饮茶亦忌主人与应邀客人举止粗俗鄙陋,缺少风流雅韵;

四、“冠裳苟礼”,苟,紊乱义。冠裳苟礼,即是饮茶者衣冠服饰不合乎礼法;
五、“荤肴杂陈”,饮茶品茗贵在清心安意,茶若染荤腥之味,肴若杂陈乱设,饮茶莫能辨味,兴致顿消;

六、“忙冗”,品茗甚忌繁忙冗赘,心绪烦乱,既无品茗之功夫,又乏消闲之雅趣;
七、“壁间案头多恶趣”,品茗时,为求音叉主客心绪宁适,应力戒壁间案头布置粗俗不堪,使人感到环境恶劣无趣。

购买咨询
关注大雅堂
Scroll to top